导航菜单

集结名医打造中医共享服务平台 叮当国医如何用互联网手段做好中医传承

  导语:据国务院发布的《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报告显示,2014年,我国中药工业总产值7302亿元。到2020年,中药工业总产值计划占医药工业总产值30%以上,中医药产业成为国民经济重要支柱之一。这一政策利好催生了不少中医初创企业的诞生,其中就包括成立于2016年的互联网医药初企——叮当国医,该公司正在以新技术手段和商业模式构建中医问诊服务大生态。

  

 

  想象一下,刚刚体检完的你发现身体没什么大毛病,但却也处于亚健康的状态。类似讯号已经出现在了日常生活中,易疲劳、发胖、失眠多梦等问题常常困扰着你。你听说中医在调理身体方面颇有成效,但对其知之甚少的你却并不清楚应该去哪个医院挂哪个大夫的号……

  类似的问题其实也正困扰着中医大夫。近些年,虽然中医药在常见病、多发病、慢性病及疑难病症、重大传染病防治中的作用逐步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但社会公众对中医的认知仍然不多。传统的中医大夫很难建立起自己的个人品牌,而且,繁琐的问诊流程和患者管理方式显然已经跟不上时代的要求了……

  事实上,在泛健康领域已经有一些较为完整的解决方案可以解决以上痛点。比如成立于2010年的,由挂号起家的移动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平台微医已经成长为估值55亿美元的超级独角兽。但是,细分到中医领域,市场状况、行业痛点、用户接受程度等均与传统的挂号场景大相径庭。目前在中医领域,已经有部分企业希望通过互联网手段撬动医患对接流程,以提供轻量化的问诊工具及服务。但对于流程非标、缺乏数据沉淀的中医领域而言,亟待解决的问题还有很多。

  

 

  在叮当国医创始人兼董事长张鹏看来,深究中医发展困境的根本原因在于没有做好传承。“中医是一个强经验、强传承的学科。”张鹏说道,他曾在中医药市场浸淫20余年,深知中医行业痛点。因此,叮当国医主张回归中医本源,优先抓好中医传承这件大事。

  据张鹏介绍,和西医相对标准的诊断流程及结构化的人才培养方式不同的是,中医讲究“师承”,即便是专业中医院校的科班毕业生,也离不开5-8年跟师抄方的过程。没有好的师承,就很难培养出医术精湛的中医大夫。但是另一个现实问题是中医市场化程度不高,除却屈指可数的名医声名远扬外,绝大多数的中医医生并不会运营个人品牌。因此,医疗资源不对等的问题在中医领域显得更为严峻。

  

 

  叮当国医希望以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等新手段撬动中医领域的人才培养与传承。这主要得益于该公司的两大能力——资源整合和智能化产品——最终通过叮当国医已经搭建好的疗法收集、教育培训、跟师抄方、传承拜师、辅助诊疗等多环节,完善中医传承体系。

  资源整合- 叮当国医自成立以来就在有计划地收集中医特色疗法以反哺中医培育市场。京城四大名医施今墨学派传承人施小墨、多位国医大师和名老中医均已与叮当国医深度绑定,参与到其“中医特色诊疗技术传承体系”。

  智能化产品-叮当国医已有的数字化及人工智能应用可以在线收集名医经方,搭建自有经方数据库,以用于教育培训、辅助诊疗等。不止如此,叮当国医还与中国中医药出版社中国民间疗法杂志、中国中医科学院等专业机构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共同在经方数据库产品完善上发力,从而夯实底层数据基础。

  做好传承之余,还要具备面向市场的能力。叮当国医选择从医生端入手,撬动中医市场。与小鹿医馆、金华佗等平台有类似的是,叮当国医也为中医大夫提供了一套行之有效的诊疗SaaS平台。该产品集医患关联、问诊单填写、诊断处方、在线购药、诊后管理等功能为一体,为医生和患者提供便捷的诊疗服务。在实际使用中,首诊仍需在线下完成,但医生会使用叮当国医的产品线上填写问诊单及诊断处方,验方流程则交由叮当国医SaaS平台中人工智能系统及专家双校验,以保证药方的安全性。

  

 

  众所周知,中药疗效除了得益于药方的优劣外,还依赖中药饮片自身品质,“中药饮片也分三六九等,用品质不高的饮片煎出来的药,没法发挥最大功效。”张鹏介绍道。因此,叮当国医决定自建中央药房,完成饮片的煎煮加工工作。凭借多年来在中医药市场的强大资源整合能力,目前该公司与一方制药、农本方、康仁堂、九州通、盛实百草等中医药企业签订战略协议。保证饮片品质的同时,叮当国医还建立了多个中药代煎中心,目前已服务了超4000个具备医疗资质的中医大夫,其中包括十几个国医级别的名医。

  出于政策和问诊的有效性考虑,叮当国医并未开启线上首诊服务,而是采取“线下首诊、线上复诊”的新问诊流程。“正常情况下大夫开一个疗程的药,回去吃7-15天以后需要复诊。但是复诊约不约得上号?谁也不知道。”张鹏说道。叮当国医的互联网医疗方式正好解决了这一问题。患者在线下首诊后,可通过叮当国医的APP可以与大夫预约复诊。复诊将基于规范化的问诊流程及病患已有的个人数据为依据,由大夫线上完成。而后,线上开方、中央药房煎煮、顺丰直达。最终完成全流程诊疗及数据闭环。

  

 

  目前,在没有大范围市场推广的情况下,叮当国医已经完成了10+万次开方行为。今年起,叮当国医还发起了城市合伙人计划,希望将成熟的商业模式和渠道运营能力下沉到更多城市。

  提起品牌爆发式增长的可能性,张鹏甚至有些抗拒。“赚快钱容易,但是真正对行业做了什么呢?”在张鹏看来,这一阶段重要的是要得到更多中医大夫的信任、逐步完善中医经方数据库、善用人工智能的方式提高效率、从而做好中医问诊服务平台,在完成产业闭环的同时,将行业做深做透。

  “中医门派分明,不同地域认可不同的门派。所以想大规模复制也很难。”张鹏说道。因此,叮当国医的下一步计划是希望通过城市合伙人撬动更多地域、门派的中医大夫参与,“哪个地域的好大夫多,我就在哪开共享中医馆,让大夫们都到中医馆出诊。”线上、线下结合,张鹏希望打通的不仅仅是互联网+中医的诊疗闭环,更是中医这一诞生了2000多年的中国传统医学在新时代下的行业闭环。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