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油价重回5元时代 未来成品油定价机制逐步放开

关于油价重回5元时代 未来成品油定价机制逐步放开,相信这个话题非常火热大家应该很关注吧,那么现在就由小编来说说油价重回5元时代 未来成品油定价机制逐步放开主要原因在哪里,希望小伙伴看了这篇文章能帮助到大家。

自2020年3月17日24时起,国内汽、柴油价格每吨分别降低1015元和975元。以此降价幅度计算,相当于92#汽油每升约下调0.80元,95#汽油每升约下调0.84元,0#柴油每升约下调0.83元。这意味着,一般家用汽车加满一箱92#汽油(约50升),将少花40元。

此次油价下调与近期国际油价暴跌息息相关。3月7日,沙特宣布“石油价格战”,随后,国际油价应声大跌,布伦特原油期货跌幅一度超过31%。

金联创成品油分析师王延婷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考虑到当前市场再次进入低油价时期,国内市场波动更贴近于市场实际供需情况,这将进一步推动国内成品油定价机制市场化,未来成品油定价机制逐步放开将是大趋势。”

成品油降至“地板价”

此次油价下调即便已经出现千元左右的降幅,但是相对于国际油价,这样的降幅在终端消费者看来似乎并“不过瘾”。

“现在加满一箱油比以前少了差不多40块钱。”私家车主李先生向记者说道,“确实加油便宜了,如果按照国际油价计算,能省的钱就更多了。”

事实上,我国目前成品油定价遵循了一套完整的定价流程。2016年1月13日,国家发改委通知决定进一步完善成品油价格机制,设置调控上下限。调控上限为每桶130美元,下限为每桶40美元。这意味着,当国际油价跌破40美元/桶这一“地板价”时,国内成品油价格将不再跟随国际油价进行调整。

2020年3月17日,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一级巡视员彭绍宗表示,近期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已触及每桶40美元调控下限,国内成品油价格将按机制自3月17日24时起大幅下调至对应国际油价40美元的水平,低于40美元部分不再下调。

“当初制定40美元的下限,一方面是考虑到下限定的过低对于其他能源的应用是有阻碍的,这对于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是不利的。另一方面虽然我国原油大量依赖进口,但是,国内的原油生产成本还是比较高。”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贸学院教授董秀成向记者说道。

中国能源网首席分析师韩晓平向记者表示,制定这样的价格机制与国内成品油消费税的规则同样相关。“现阶段,我国成品油价格整体呈现出‘比例高、基数低’的局面。而在我国成品油价格组成中,消费税和其他各类税费的变动幅度是很小的,随着油价的下跌,税费在其中的占比将提高。”

记者了解到,对于目前不足6000元/吨的汽柴油价格而言,消费税在其中的占比甚至超过50%。

而在韩晓平看来,相对于普通消费者,物流行业在低油价下的受益将更加明显:“低油价时期,首先利好的领域是物流运输。我们看到2月份劳动力成本有所上升。成品油价格下降有利于物流行业降低成本。特别是在新冠疫情叠加贸易摩擦这样的特殊时期,对国际物流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在这个时候油价下跌将减少物流企业的运营成本。”

王延婷告诉记者,“面对如此低油价,上游企业利润受损是显而易见的,而短时间内,由于受到疫情影响,国内炼化企业的高价油的库存并没有消化完,这部分囤积了高价油的炼化企业也将受到影响。”

而在董秀成看来,国内“三桶油”的境地也不尽相同:“从产业链角度来看,中国石化方面由于其炼化生产所需的原油大部分依靠外购,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摊平损失,相对而言,中海油面临的冲击会更大。”

韩晓平认为,低油价时期正好是上游企业大力开发非油业务的好时机:“从海外石油巨头的经验来看,发展非油业务已经成为提升企业利润表现的好方式。中国石化和中国石油此前已经在加油站内提供了包括便利店、洗车、咖啡等增值服务。”

定价机制会否调整?

近年来,我国在成品油领域的改革不断深入。2015年,地方炼厂首次获得原油进口配额。在随后的数年时间里,地方炼厂的原油配额不断提高:2015年6家炼油厂取得进口配额3474万吨;到了2018年,32家炼油厂取得进口配额9045万吨。

此外,2018年6月,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发布了《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其中正式取消了外资连锁加油站超过30家需中方控股的限制。多家石油外企向记者表示,非常愿意看到中国市场逐渐开放成品油市场,

种种迹象表明,国内成品油市场正在呈现出多头入场、充分竞争的局面。而在这样的局面下,国内成品油价格依然坚持10个工作日调整一次,并设置成品油调控上下限的方式,是否不利于充分的市场竞争?

对此,董秀成表示:“在现有的时机下,可以尝试将成品油定价完全放开。现在成品油领域,市场主体正在趋于多元化,原油的来源也在多元化。面对比较低的国际油价,放开油价,将油价交给市场,油价波动按照供需关系来决定。”

王延婷则表示:“考虑到当前市场再次进入低油价时期,国内市场波动更贴近于市场实际供需情况,这将进一步推动国内成品油定价机制市场化,未来成品油定价机制逐步放开将是大趋势。”

而在韩晓平看来,调整成品油定价机制还需要相当长的路要走。“目前成品油定价是发改委来统一管理,如果整个市场放开,谁去承担核定油价的工作呢?”韩晓平说道。

韩晓平认为,现阶段,国家管控油价是对消费者的一种保护。“由于我国原油依赖大量进口,国内的很多原油运输、交易都是依托于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来操作的。如果放开成品油市场,一些企业的原油采购和运输将成为限制其发展的重要因素,那么将形成更加明显的头部聚集效应。”韩晓平说道。

小编了解到,在国际交易市场中,能够参与买卖的石油公司是有限的,这背后涉及到企业信用以及运输实力等多方面因素的综合考量。

“我相信开放市场是中小地方炼厂所不愿意看到的。”韩晓平表示,“开放成品油定价机制以后,头部优势更加明显,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依托现有合计超过五万座加油站资源以及长期积累的口碑,将在竞争中占据优势。而更多的外资企业将抢占目前中小炼厂的市场空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